他知道有些话根本不能说

2017-03-23 08:29

虽然这种事见惯不怪,但黄庆又不能说别人都这样,不能说有些人抄得比他厉害多了——他如果这样说了,得罪的将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他以后还要在高校和学术圈混,他知道有些话根本不能说。所以他只能为自己强词夺理地辩护,理不直气不壮地把自己扮成一个无辜者,而不敢向整个学术圈开炮。

然而这又是一种难言之隐,这种潜规则是无法说出口的,所以黄庆只能以权力斗争和人事纠结来为自己解脱——既然你学校无情,我也就无义了。实际上,许多高校所以对本校丑闻那么护短,就是害怕出现这样的结果,内部人身败名裂后会将本校更多的丑闻暴露出来。

黄庆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委屈情绪,辩称“教科书是公共知识,引用教科书不算抄袭”。

真是一出绝妙的学术官场现形记、学术圈丑闻现形记。一起抄袭丑闻,当事人互相揭丑和撕咬,把学术圈内那些丑事尽数曝光,揭开了一直盖在高校种种乱象和丑闻上的遮羞布。从网友的调查、西南交大的处理和黄庆的自辩来看,这位副校长身上一定是不干净的,性质严不严重可以商榷,但抄袭事实是无可辩驳的。但我也同样相信黄庆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那些话,这不仅是一起简单的抄袭丑闻,背后一定交织着复杂的权力角逐、人事纠结和学术争斗。

从起初对官僚抄袭简单的声讨,到如今曝出权力斗争背景,沸沸扬扬的西南交大副校长黄庆抄袭一事似乎越来越复杂了。西南交大作出通报,认定黄的博士论文有抄袭行为且性质较为严重,取消了其博士学位,撤销了其研究生导师的资格。黄一反常态站出来申辩说对处理持保留意见,质疑了对其抄袭定性和处理过程的公正性,并暗示举报“另有目的”且有点“复杂”,疑是竞聘校长得罪人受到打击,还有复杂的人事纠结和学术争斗。

其一源于学校对一个副校长如此毫不留情的处理。中国高校向来有个潜规则,就是对本校的学术丑闻讳莫如深,不要说是一个身居高位的副校长,就是一个普通教师抄袭剽窃,校方也会尽可能地去护短,他们害怕这样的学术丑闻会影响到学术形象和领导政绩——他们习惯了以回避丑闻来保护学校形象,而不是以严厉的、毫不手软的惩处来树立象牙塔的形象。这种潜规则在以往诸种学术丑闻中都有所表现,尤其在去年的浙大院士造假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此次西南交大却大义灭亲,毫不手软地处理了副校长黄庆,并高调地向媒体披露,这让黄庆感情上很接受不了。

副校长黄庆所以感到委屈,另一个难言之隐在于:学术圈已经不是一般地烂,而是非常地烂,抄袭剽窃不是一般地泛滥,而是泛滥成灾没有了底线,学术界的道德底线已经退无可退。与目前学术界许多明目张胆的抄袭相比,黄庆觉得自己的这种抄袭根本算不了什么,只不过因为身处高位不幸被人盯上了,成了一个倒霉蛋而已。所以,黄庆接受采访时才一再强调,自己并没有通篇地引用,并没有把别人的理论据为己有,引用教科书并不算抄袭——学术道德的底线因为现实的混乱已经一退再退,“引用教科书而不注明”其实就是抄袭,而因为抄袭的普遍化和常态化,这已经算不上多严重的事了。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