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政府和违法建筑之间的战斗从未停止过

2018-01-08 08:30

马克思曾告诫我们,如果资本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按照马克思的思路分析,违建之所以在深圳大量存在、且屡禁不止,主要是源于它的暴利,说白了只不过是资本逐利的具体表现与必然结果。从这个角度出发,让违建成为赔本的买卖是控违的有效途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4年10月28日,深圳共有违法建筑约40万栋,数量之多堪称全国之最!违法建筑大量占用土地,侵犯了公共资源,不仅影响了土地管理政策的有效实施,破坏政府公信力和权威性,而且造成管理盲区和安全隐患,危害城市生态安全,已成为损害深圳城市机体健康的顽症。

如此三管齐下,对症下药,让违建成为赔本的买卖,让逐利资本血本无归,势必能有效控制深圳的违法建筑进一步泛滥。

在7月8日下午召开的深圳市处理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工作动员大会上,深圳代市长王荣对小产权房销售链条严查严打的表态,正式宣布深圳向此前蠢蠢欲动的小产权房灰色交易市场说不。

首先,让违法抢建行为成为赔本买卖。对违建抢建一如既往保持高压态势。正如代市长王荣所强调的那样,对新的违法抢建“一冒头就打,一动工就拆”,确保违法抢建“零增量”。

首先,违建在深圳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从某种角度来说,深圳经济特区的历史不仅是一部创造“深圳速度”、“深圳奇迹”的历史,也是一部政府与原居民在土地利用上不断博弈的历史。深圳建市近30年来,深圳市政府和违法建筑之间的战斗从未停止过。但战绩只能用“极其糟糕”来形容。因为违法建筑增长不但没有被遏制,反而越来越多,已成为深圳不能承受之重。

第二,由于暴利的诱惑,一些外来资本竞相抢建违法建筑。近年来,在高房价与低建设成本的悬殊对比下,一些外来资金资助村民拆迁重建为违建推波助澜。

回过头来看,深圳之所以时不时出现违建抢建潮,导致违建大规模存在,主要由三个方面造成的。

再次,依法对查违不力的官员问责。对干部包庇、纵容违法抢建,查证属实者,将就地免职,公务人员违纪谋取私利者,坚决清理,涉嫌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总之,要让那些胆敢包庇、纵容违法抢建,牟取私利的官员吃不了兜着走。

第三,由于有村干部和基层干部参与违建的行为,导致深圳一些城区的违建管理失控,进一步泛滥。

其次,严打非法房地产销售,让购买违建成为赔本买卖。近年来,在深圳相当一部分的违建被出售到个人手中,以此来转移风险。而违建好比赃物,严厉打击销赃行为,让违法建筑失去交易机会,藉此进一步挤压其市场空间。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