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毛毛的爷爷不同意

2016-10-29 09:14

爷爷整了整衣服答道:我当然想毛毛长大出人头地,但算命的说毛毛现在不能上学。而且我怎么知道小罗会不会把小孩子带到贵州去,如果带到贵州去了,我们不是孙子都没有了。小罗的妹妹听了之后很气愤,说:那我们还怕你们把毛毛藏起来不给我们看呢!

家人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安葬了小罗的丈夫。在小罗丈夫头七的那天晚上,小罗的公婆竟提出让小罗跟公婆的大儿子(丈夫的哥哥)结婚的想法。小罗觉得,自己还没从自己丈夫离去的伤痛中缓过来,公婆竟然提出如此荒唐的事,小罗立马回绝。

可毛毛的爷爷奶奶却说:儿媳妇她生下孩子后都没怎么带,都是我们在带(孩子)。毛毛给她带去养,我们家的香火不是断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为此,笔者询问毛毛的爷爷:为什么这么排斥让小罗带毛毛去市区读书呢?难道你们不想你们的孙子将来有出息吗?

调解到此,我们了解到,他们彼此双方的信任已随小罗丈夫的离世断裂了。爷爷奶奶怕小罗将孙子带去贵州一去不复返,小罗怕爷爷奶奶将儿子藏起来不让自己见。除此之外,还有一笔钱让他们双方都争执不下。(臧清 华明珠 鄢琴)

从谈话中笔者了解到,原来小罗并不是本地人,而是外来媳妇,她在本地无依无靠,家人均在贵州老家。起初,小罗的公婆提出让她嫁给大伯也是为了防止小罗将毛毛带回贵州,怕此后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孙子了。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理,公婆希望儿媳能够嫁给他们的大儿子。

经了解,原来儿媳小罗嫁给大伯一事是场误会,荒诞的误会被化解后,家人们把重点放到了小罗的儿子毛毛身上,小罗儿子抚养问题又有了争议。和事佬孙军涛问小罗是否要抚养儿子时,小罗坚定地回答:我肯定要养我儿子的,毛毛是我生的。我老公已经不在了,孩子是我的全部。

2014年7月27日,是小罗一家人这辈子都不想提起的日子。这一天,小罗的丈夫外出的时候意外车祸,这场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这对小罗以及其家人都是一个晴天霹雳。

笔者问了小罗的公公,他说:我们当时确实是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她说不同意之后,我们也就算了,也再没有提出这个想法,毕竟这个是她的幸福。那难道是家中的大哥对小罗中意很久?没有,我对她跟对妹妹一样的,怎么会有那样的感情呢。大哥回答道。

小罗告诉笔者:毛毛现已5岁了,正是上幼儿园的年纪。我想把毛毛带到市里去读,让他从小接受更好的教育。但毛毛的爷爷不同意,他说,他给毛毛在村里算过命,他5岁是不能去上学的,一定要6岁才行。小罗觉得公婆太迷信,她不放心。

孙军涛考虑到毛毛尚年幼,需要妈妈的照顾,就提议:毛毛已失去了父爱,更不能失去母爱。星期一至星期五,建议让毛毛由妈妈带,周末,小罗可以带毛毛回爷爷奶奶这边,让毛毛在爷爷奶奶家住。可这方案被毛毛的爷爷一口否决了。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